新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北平说书人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穿堂院
????高杰义和吕杰诚出门吃早点去了,在天桥的穷人窝子里也有一家三口在吃早点。

????北京人有个习惯,一般不会把早饭当成饭,而是当成点心,所以他们称呼早饭叫做早点,他们只把中午和晚上两餐饭当成饭,所以也有一日两餐之说。

????旧时北京有东富西贵南贱北贫之说,东富西贵都很好理解,东城住的都是有钱人家,很多大买卖也开在东城,西城多是清朝汉官的居住地,所以贵气十足。

????北城是内城,清朝时期有内外城之分,北城属于内城,清朝时期都是满人住的,因为清王朝要求八旗子弟拱卫皇城,那时候的满人都是吃旗饷的,都是拿国家工资,所以日子过得很舒服,后辈子孙不干活也可以活的很舒坦。

????但是因为近代列强入侵,赔款甚巨,清政府很早就没钱发旗响了,普通满人的日子就不好过了,尤其大清亡了之后,旗响彻底断了,满人的日子就更难过了,很多人都活不下去了,所以北城也成了贫穷的地方,称之为北贫。

????南城向来都是穷人待得地方,人穷命就贱,所以大家得了个南贱的名号,意思是贱命一条。南城是穷人窝子,天桥就是穷人窝子里面的破烂箩筐,穿堂院就是破烂箩筐里面的一根烂茄子。

????今早,这穿堂院的伙房子里难得飘出来点肉香。

????“娘,您多喝点肉粥。”金小毛跪在床上喂给他卧床的老母亲喝粥。

????金母斜着躺在床上,虚弱地张大嘴,一连喝了好几口。热乎乎的肉粥惹得金母胃口大开,已经病了许久的她,竟一口气喝下大半碗。

????金小毛就跪在床上,小心翼翼地喂着。

????而金老毛却是站在床边上,警惕地看着旁边土炕上的人那饥饿的眼神。

????伙房子里除了进门的一块巴掌大的地方能站人,其他地方都是联通的土炕,不管男女老少大家都睡在大通铺上。每个铺位都是黑的发亮,黑中还透着红,这是血,床上有很多跳蚤和吸血的臭虫,怎么打都打不完,怎么灭都灭不掉,一拍就是一滩血。

????屋子里面很黑,且充满了难闻的味道。

????金母擦了一下嘴角的粥水,把剩余的一点点也抹进了自己嘴里,她道:“娘饱了,你也吃点吧。”

????金小毛摇摇头:“娘,我已经吃过了。娘,我还买了大肉包,我喂给您吃。”

????金母道:“我已经饱了,吃不下了。”

????金小毛把油纸拢了拢,塞到金母的床头,小声说道:“娘,那您一会儿中午饿了吃。”

????金母却说:“不了,你吃吧,你一会儿还要去大户人家做工,不吃饱点怎么成啊。咱们呀,得卖力气,咱们三河人的好名声就是靠老实靠肯卖力气赚来的。”

????金小毛把破被子拉过来盖在肉包子上,然后说:“知道了娘,我肯定会好好干的。”

????金母抹了抹眼泪,哽咽着说:“本来我们一家人好好的到京城谋生,我却刚来就病倒了,拖累的你们爷俩没了法子,我……我……真是……”

????金老毛不满地呵斥道:“说这些做啥,你要真想不拖累我们,就多吃点饭,赶紧好起来。等下儿子去做工了,我就带你去找大夫瞧病,你好好吃药,别的事情不要管。”

????金母呜咽地点头。

????金老毛看的也是心中一阵烦躁。

????“杂烩哦……杂烩哦……”屋外头远远传来吆喝声。

????房内人一听纷纷拿着自己的破碗下了床,跑到屋外头去了,大早上的,他们也被金家这诱人的粥香馋的不行了。这些人衣着很简陋,好些都是披麻布袋子的,还有些是用草帘子挡身子的,有件破烂衣服就算不错了。

????金老毛也摸了摸自己肚子,拿了个破碗出来,说道:“你先睡一下,我出去吃点东西,你去人家里做工吧。”

????金小毛对金母道:“娘,你先睡会儿。”

????“嗯。”金母应了一声,又不放心地嘱咐道:“去了人家家里要小心着点,少说话多干活。”

????金小毛道:“知道了。”

????金老毛不耐烦道:“别啰嗦了,没完没了,走了。”

????金家父子出了门。

????正好屋外面拉车卖杂烩的人过来了,伙房子里的苦力们都围着他买杂烩吃。金老毛也赶紧上前打了一碗杂烩。

????“喏,喝吧。”金老毛把碗往金小毛跟前一递。

????金小毛推辞道:“爹,你先喝吧,我不饿。”

????金老毛瞪着眼睛骂道:“大小伙子正是能吃的时候,怎么不饿?”

????金小毛道:“爹,我吃过了。”

????金老毛怒道:“你糊弄完你娘,还来糊弄你老子啊?”

????金小毛讪笑两下。

????金老毛把碗举到金小毛嘴边上,催促道:“赶紧吃了。”

????金小毛这才把碗接过来,喝了两口,然后大口嚼起了里面的烂白菜帮子,毕竟是大小伙子,能不饿吗?

????金老毛重重出了口气,然后从怀里摸出个白馒头,塞到金小毛碗里,道:“把馒头吃了,你今天还要去老爷家做工,不能饿着,得吃点好的。”

????金小毛抬头问道:“爹,那你呢?”

????金老毛不耐烦道:“我等下带你娘去瞧病,我又不出工,吃什么饭?”

????金小毛欲言又止,最后也只是轻轻叹了一下,吃起了碗里的杂烩和馒头。

????“劳驾问一下,拉洋车的金家父子住在这里吗?”门外传来声音。

????“在……在……在这里……”有人结结巴巴回答,然后赶紧向屋里喊:“金老毛,有人找。”

????金家父子同时一愣,然后赶紧出去瞧,却见贵人站在他们屋外。

????“鄙人白雨生。”白雨生拱了拱手。

????金家父子顿时手忙脚乱了起来,有些不知所措。

????伙房子里的人也都小心翼翼地看着这边,伙房子的意思就是搭伙一起住的房子,能住这儿全是最穷的人,大部分都是穷苦力,甚至还有好些是乞丐。就连穷人都不乐意来这种地方,就更别提这种衣着光鲜的富贵人了。

????大家都不自在起来了。

????金小毛赶紧问好:“白先生好。”

????白雨生摆摆手,客气道:“我不是什么先生,只是一个普通的做买卖的人。”

????金小毛改嘴道:“白老板好。”

????白雨生倒是也客气:“哟,我还来早儿了,正撞上你们吃早点了。”

????金小毛道:“是是是,吃点杂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