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那只兔子足足有寻常的两个兔子大,架在火上,它不断的在往下滴油,那股子肉被烧烤的气味儿钻进鼻子里,对于饿的连人肉都会啃的人来说,是一种极大的刺来。

????“可以吃了,只不过,你确定吃了不会死?”齐雍伸手把那树枝拔了下来,兔子就插在上头,直至拿下来还在滴油,太肥了。

????而且,在齐雍看来,这块肉实在不合格,吃进肚子里,估计离死就不远了。

????“能吃。”说着,姚婴伸手将那树枝夺了过来,肉近到嘴边,她口水就先飚出来了。

????齐雍不眨眼的看着她,以一种担忧的神色,她若吃了之后真死了,他也没法子救她。只能原地挖坑,将她埋起来,连个破草席子都没有。

????举着树枝,将那兔子送到嘴边,深吸口气,便张大嘴咬了一口。

????撕咬下来一块,姚婴不由自主的发出满足的喟叹,即便被吓到了她都不会发出这种声音,还是食物让人满足。

????齐雍盯着她,终于笑出了声音,“慢点儿吃,没人和你抢。这兔子比你脸都大,又饿了那么久,最好不要全部吃掉。既然这里有兔子,那么别处自然也会有,不要担心接下来还会继续挨饿。”

????“嗯。”嘴里塞得满满的,她的回答也含含糊糊。不过满足是肯定的,而且她也确定自己能把这整只兔子给吃了。

????摇了摇头,齐雍看着她,很快的,半只兔子都进了她的肚子里。

????“公子,你吃么?”肚子里有了食物,双手也不抖了,这才想起来齐雍也一直饿着呢。嘴边让食,虽然她不太想,但让一让也是应该的。

????“你自己吃吧,本公子不饿。”齐雍微微摇头,他不吃。

????“真的不饿?”他身体到底是什么构造的?匪夷所思。

????“本公子有水就行,自己吃吧。”看着她,齐雍叹口气,随后身体向后,借着这火堆的热度,他闭上眼睛休息了。

????兀自的啃着那大兔子,比她脸还大的兔子,都被她吃了。

????吃饱喝足,那感受与饥饿时可不一样,后背的疼痛都没那么严重了。面对着散发热度的火苗,整个人都无比的满足。

????扔掉骨头,用衣服擦了擦手,抱着双膝,感受着热度,满血复活。

????转眼看向旁边,齐雍躺在那儿,看起来已经睡着了。

????他是真厉害,不吃饭,只喝了一些水,然后这会儿呼呼大睡。他是在吸风饮露么?通过毛孔等等来吸收能量,不补充食物,体能就能一直保持,真是无比厉害。

????长长的叹口气,她动作缓慢的往火堆里添柴,不管能引来什么东西,这会儿取暖才重要。

????这地面还是潮湿,像他那样躺着睡觉,甭管阳气多重,早晚被拖得阴气侵体。

????抱着双膝,烤着火,姚婴不时的盯着齐雍看,他开始小声的打鼾了,真是太强了,这就睡得如此深沉,把他卖了兴许都不知道。

????后背的疼痛牵扯的内脏也跟着抽筋似得,大概是那兔子进了肚子开始不舒服了,她隐隐的觉得肚子有点疼。

????肚子疼就肚子疼了,反正相比较肚子疼,她更喜欢吃饱了的感觉。饥饿会让她大脑失灵,她可不想失灵。

????黑夜很快的过去了,天亮了,火堆也只剩下残余的烟在飘。姚婴枕在自己的膝盖上闭着眼睛,她也没睡着,眼睛休息,但耳朵还醒着呢。

????蓦地,听到了那边齐雍有动静,她立即睁开眼睛,便看到他坐起身了。

????“睡得好么?”以地为床,他能一夜都不动弹,真是太强了。

????“唉,还行,本公子睡醒了,你这小丫头居然没死,看来这兔子真的能吃。”齐雍信她了。

????“本来就能吃,只不过,吃完了肚子有点疼,但忍得住。”姚婴如实相告,反正她吃完是这样的。若是他吃了,是不是只是肚子疼,那就不知道了。

????“肚子疼?你可真是让本公子大开眼界。”站起身,齐雍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,他看起来精神饱满,似乎真的是吸风饮露就能恢复体力。

????也扶着身后的树干起身,后背还是疼,她的两只手都破损结痂了,两条腿的小腿肚多处肿的像鹅蛋那么大,反正全身上下没有好地方,不过比昨天好多了。

????火已经熄灭了,赤蛇在昨晚以为姚婴不知道的时候钻进了她的衣袖里,还是那么膨胀,待它消化完了,也不知得多久。

????“走?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的确是好转了。

????“嗯。”点点头,能走了。

????齐雍转身先行,姚婴跟在身后,走了不过几步,他在前面便停下了。

????姚婴这回眼睛很快,没有撞上去,“怎么了?”

????之后,便听得齐雍叹了一口气,下一刻他手就伸了过来,罩住她的后颈,把她给捏到自己身边,“来吧,看看这些短命的家伙,大概是都想被你吞进肚子,所以都来求你了。”

????前方的荒草丛中,趴着好多那肥大的兔子,它们被荒草掩映,一时之间只能看到眼前的这些,或许四周还有,或许他们俩已经被这些兔子给包围了。

????看到了兔子,姚婴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,“我忽然有一种一统江山的感觉,这都是我的臣民。”太有意思了,它们都老老实实的趴在那儿,脑袋都朝着他们,像在俯首朝拜一样。

????“脑子进水了。不过你若是还想接着吃,那就抓两只扛在身上。什么时候饿了,就什么时候啃一只。”齐雍提议,这样能保证她不会再饿的走不动路,还得让他做随从。

????扯了扯唇角,“太肥了,我扛不动。若是公子能代劳、、、”

????“还真把本公子当随从了?”齐雍冷嗤了一声,之后就扣着她离开,如同押解犯人似得。

????那些兔子极其老实,就蹲在那里也不动,他们从它们身边走过,它们一动不动,好像被定住了似得。

????这里有兔子,那么别处应当也有,所以不抓就不抓了。

????继续在这深山荒草里穿行,大约晌午时分,树木逐渐的变少,而且地势一直向下,感觉真的要走到地球的另一端。

????蓦地,前方开始出现一些废墟的痕迹,而且,比之前见过的那些都要大。之前这里是什么建筑并不清楚,可是这规模如此盛大,说不准就是什么重要人物似得所在。

????只不过,在地势如此低的地方,倒是让人不得其解。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,刮风下雨的话,水流必然都会往这边来。

????可是,这里的建筑偏偏是保存的最好的,这种情况,姚婴想不出解释来,只是觉得很神奇。

????而且,这里的树没有那么多了,视野也更开阔一些,那些废墟排列矗立,它们沉默的待在这儿,好像卫兵一样。

????放眼望去,树木稀少,眼下在这儿,已经看不到茂密的森林了,都是这些遗迹。

????“你说,我们上次去的地宫是不是走错了?这里,才是重要的根据地。”姚婴深吸口气,这地方明显看起来更重要一些。

????“别瞎猜了,走吧。依本公子看,这里未必是什么重要之地,也或许是个陷阱。怎么样,有胆子和本公子进去么?若是不想进去,就在这儿等着。”齐雍的眼睛幽深无际,他不知在想什么。只是姚婴单纯的觉得他可能是抱着走到哪儿都不能放过的精神,所以,不管这里有什么,他都会进去的。

????“我也进去。”她不可能在外等着的,这种地方,她必须得进去看看。

????齐雍笑了一声,“成,一同进去。趁着进去之前这点时间,你去解决一下肚子里七七八八的问题,本公子在这儿等你。”

????姚婴扭头看向他,倒是没想到这人蓦一时真是心细如发。她肚子一阵一阵的疼,忍了好久了。

????“多谢公子。”点了点头,姚婴转身朝着远处走开。

????进入荒草深处,姚婴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,这荒草丛中倒也不是一无所有,在泥土层中,她看到了一些虫子。

????虫子是正常的虫子,只是生长在这个地方就不是很正常了,和那些兔子一样,与本性相悖,导致它们瞧着都不像是虫子了。

????而那片旧城遗迹里又有什么呢?若明知是陷阱还要进去,就得做好再搭半条小命的准备了。